周子青。

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功过是非,情仇爱恨,都留与看客评说吧。

绝望如汪洋大海,我摊平四肢,于中浮沉。

这张图是好几天前的,现在我住校了。睡不着,焦虑,绝望和不安都在撕扯着我,将我往更无望的深渊中拖去。


是什么呢?好像是长江对岸,轻轨车厢外的灯火,好像是谁湿润的唇,谁在黑夜中着光的眼睛,谁消散在空气中的轻叹。

泪水无端划过脸颊,有个答案呼之欲出,却也到底想不起来更多了。

对我而言,今年的冬天格外漫长。

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。

你执着稚时的信仰,裹着缊袍敝衣,身怀天纵奇赋。翻越千山万水,剑指天涯,沦落海角。

曾经,你或是扫眉才子,或是纨绔子弟,生来是钟鼓馔玉,自说是榆木顽石。生死路上荆棘载途,你生来是白藋同心,苍松翠柏。明月净松林时,你虽怀有阳春白雪,境虽是水木清华,情思却不得诉,不可言。

今是江湖人,幻有衮衣绣裳,幻居鸟革翚飞。一切皆是浮世好梦,即刻如过眼云烟。

少时结友,最易离散。

这个年纪的少年人如站在荒原平川之上远眺,四下空荡寂静,全是路,亦是无路。我行走于世,始终不通人情,外人只道是清高冷淡,我何不知自己懵懂莽撞如垂髫小儿,负尽深恩。乍一梦回,仍是我独自借履职尽责之名游荡世间。

如今学业有成,有家可回,觅得三两好友,观了一二场雪,倚窗听雨,枕月入眠,憾事渐少。可到底少点什么,留我独自一俯一仰,一睁一阖,观年岁如流水。

惜取眼前人。待日子再久些,足够我通识人情,融雪破冰。

你点到即止,我一醉方休。

今日一别,动如参商。

剑锋破风斩雪而来,堪堪擦过颊侧。
“专心打。”
“打什么,下雪了。”